首頁 > 品牌故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傅艦軍︱老樹的春天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20-3-31 10:58:35  瀏覽數:1340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傅艦軍 漢森Hansen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字丨傅艦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攝影丨傅艦軍  麼麼茶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高原上的這座私家祠堂里,有兩棵大樹,一棵是櫻桃樹,迄今為止我見過的最大最老的櫻桃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樹齡約同建筑,在70年以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很隱秘的一個別院,就供著一棵樹,三面高墻,一面矮墻,也有丈高,四面均可通風,樹冠龐大,遮天蔽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四五月間,櫻桃熟了,晶瑩剔透,勾人魂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惜樹太高,人夠不著,只有鳥兒可以任意啄食,滿地都是被啄過的紅櫻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陽光從密密的枝葉間漏下來,像追光一樣照亮被糟蹋的紅瑪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熱鬧的人擠在門口,不敢進去,猶疑之間竟含了一腔口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別院深處是舊時女眷休憩和避諱的場所,外人不可擅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想象不出當年的情景:三五個裙帶飄飛、體態輕盈的妙齡女子,約在櫻桃樹下,不時踮腳摘下一顆紅櫻桃,然后翹起蘭花指,送入小嘴,輕咬慢吮,先是一絲酸澀,而后有微甜,那微蹙的柳眉便舒展開來,該是何等生動和嬌憨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一棵不是櫻桃樹,是梨樹,迄今為止我見過的最大最老的梨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據說樹齡超過150年,最多能摘2000斤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年前初見時,滿樹黃金色,那梨就橫在過道上,剛好碰人嘴巴,饞死人了。我的內心和老樹一樣充滿愛情與欲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態龍鐘卻又碩果累累。如今,兩棵樹都不得不剪枝,少了分叉與負累,原先的鋼管支架也撤了,只剩下樹干與新長出來的細枝,像一對恩愛的老夫少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年的梨樹挺直了腰桿,梨花都開在了高處,有了高不可攀的距離感。樹干蒼勁黝黑,花型更小,點點紅萼隱約可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近景是結實的青磚圍墻和琉璃瓦屋頂,遠景是無與倫比的高原藍天,白云在風的策動下勻速移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梨樹下是一個苗圃,種著矮的芍藥,不久前松過土,還不到開花的時候,低調得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矮的芍藥叢中,十幾只麻雀受驚而起,撲撲愣愣,嘰嘰喳喳,很不高興地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只喜鵲從梨樹上空掠過,朝半里外的一個黑點飛去,那是落光了葉子的白楊樹梢上喜鵲的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時已是二月,江南依舊沉浸在連綿冷雨中,高原的春天卻從這兩棵老樹上攢足了力量,然后堅定地蔓延開去,占領一座座雜色的山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傅艦軍,湖南湘鄉人,現居長沙,因工作關系常年往返于湖南、云南之間,豆瓣閱讀簽約作者,著有《癢死我了——大廠小鎮往事錄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:櫻桃花開,高原苦冬后的第一茬花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一篇:唐朝暉丨它的叫聲跟娃娃哭的聲音一樣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云南永孜堂制藥有限公司注冊地址:云南省昭通市昭陽區工業園區(火車站連接線)      聯系電話:0870-2851633      傳真:0870-285163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對外營銷駐昆機構地址:云南省昆明市高新區鑫園小區別墅15A幢1-3層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聯系電話:0871-63648999    傳真:0871-63633499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 ? 云南永孜堂制藥有限公司. www.ahzaz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3p狠狠狠的在啪线香蕉|一本岛高清v免费二三区-国产欧美在线一区二区三|自拍图片欧洲亚洲另类网|国产大学生视频在线观看一区-爽爽爽影院在免费线观看|免费观看四虎精品国产|欧美国产日韩a欧美视频|亚洲色欲色欲www在看视